款子不能買的幾樣對象是什么?

  款子真是有用的對象,有了它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 葷的、素的、冷的、熱的、甜的、咸的、酸的、辣的、山珍并海味,中菜與西餐,只要你點得上款式來,便可以吃到口中。有了它想穿什么就可以穿什么,棉織品、絲織品、麻織、毛織品、猞猁猻、水獺、狐貍、灰鼠、羊羔、駱駝,各種走獸的毛皮,新發現的玻璃衣服,西洋的打扮,中國的衣裳,長統的馬靴,高跟的皮鞋,軍服禮帽,便衣便裝,只要你能說出一種樣式,便可以穿在身上。有了它想住什么屋子便可以住什么屋子。畫棟雕梁金碧光輝的中國大廈,鋼骨水泥高聳云霄的西式高樓,牯嶺的避暑山莊,海濱的消夏別墅,只要你畫得出圖樣,便可以鳩工修建,不日完成。有了它愿意往那邊去就可以往那邊去。腳踏車、人力車、馬車、汽車、火車、轎子、騾馬、汽船、風帆、飛機、氣球,愿意乘什么便乘什么,喜歡買幾等票便買幾等票。大陸、小島、洋海、江河、高山、田野、池沼、叢林、天涯、地角,只要你想去便可以到達目標。有了它愿意奈何玩便可以奈何玩。飲酒喝茶,游山玩水,泅泳溜冰,吹笙鼓瑟,打高爾夫球,跳寒暄舞,看影戲,聽戲劇,打麻將,斗撲克。有了它還可以處處受人的阿諛,得人的尊敬。旅店的跑堂,餐廳的侍者,售票處的職員,汽車的司機,火車中的列車長,汽船和飛機上的司事,銀行的司理,公司的伙計,官廳的轉達,第宅的女仆和聽差,仕宦和警員,大夫與狀師,本家和親戚,四鄰與同事,只要你手中有錢,這些人都對你是恭順重敬,聽命惟謹。他們對著你笑,向著你鞠躬,接你進來,送你出去,低聲下氣地對你措辭,雙手捧著對象遞給你。請你赴宴的伴侶可以用車載用斗量,給你送禮品的親戚多如過江之鯽,你過生日的時候拜壽的人多到戶限為穿,你的后世成婚的日子賀客來得車馬盈門。一小我私家只要有錢,吃的,穿的,住的,玩的,尊榮,名望,樣樣可以隨心所欲。 
 
  款子的用處真大得不能形容。不希奇很多人從早晨睜開眼睛就看著款子。到夜間睡在床上心里還想著款子。不希奇很多工錢得款子絞盡了腦汁,耗竭了心血,累得患了肺結核,愁得生了精神病。不希奇很多工錢得款子弄得一家人形同冰炭,親骨血成為寇仇,弟兄法庭相見,伉儷反目仳離。不希奇很多工錢得款子作奸不法,傷天害理,舞弊營私,貪贓枉法,偷竊搶奪,敲騙財打單。不希奇很多工錢得款子出賣本心和人格,丟棄信用與名望。不希奇很多工錢得款子帶手銬,上腳鐐,蹲縲紲,作苦工,赴法場,登絞架,飲槍彈,上斷頭臺,"利之地址,人爭趨之"。款子的用途這樣大,款子的代價這樣高,又焉能怪世上的人這樣愛款子,想款子,拜款子,追款子,搶款子,爭款子,偷款子,存款子,殉款子呢!
 
  有了款子公然什么都能買得手嗎?不,不!有幾樣對象是款子不能買的。縱使你把全世界的款子都集聚在一小我私家的手中,他也買不到這樣對象中的任何一樣,并且這幾樣又是人生最需要最名貴的。它們比吃的穿的住的玩的改名貴得幾多倍。它們是幸福的人生所絕對不行少的必須品。人們若沒有這幾樣對象,無論吃什么好飯,穿什么美衣,住何等好的屋子,有幾多好玩的對象,他們仍是在苦痛和缺乏中,他們仍是圍坐在愁城里。這幾樣對象畢竟是什么呢?我們此刻鄭重地提出它們的名字來。它們的名字就是--生命、平安和喜樂。
 
  這是何等重要何等名貴的三樣對象啊!沒有這三樣,人生尚有什么幸福?尚有什么享受?尚有什么但愿?
 
    我們的生命是短促的,最長不外八九十年,千百小我私家中也許能有一兩個活到百歲的,普通人不外活五六十歲,尚有些人中年棄世,又有少年夭折。人人知道遲早必死,人人想逃避滅亡,但事實卻沒有一小我私家尋到逃避滅亡的要領。驚駭滅亡而不能逃避滅亡,敬重生命而無法保全生命,一小我私家假如胡里胡涂毫無思想則已,只要稍微有一點思想,他便決不能不哀痛,決不能不疾苦。讀到昔人所寫的詩,"前不見昔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真不能不令人淚下沾襟了。生命是何等名貴的對象,然而生命卻不是用款子可以買到的。鶉衣百結家徒四壁的乞丐奈何保全不住他的生命,家擁巨萬養尊處憂的大亨也照樣保全不住他的生命。有錢的人走到那邊都受優待。坐火車的時候,窮人坐三等車,富人坐頭等車。搭汽船的時候,富人搭大餐間,窮人只好搭統艙。用飯的時候富人吃番菜館,窮人只好吃餅子攤。惟獨到氣絕的時候,富人卻毫不能因為有錢的緣故晚死幾天,甚至不能因為有錢的緣故晚死幾小時。人類活著上總不服等,但到過死關的時候,貧與富、賤與貴便完全平等了。假如款子可以買得生命,那樣錢越多的人必然壽命越長。假如一小我私家積儲錢財到取之不盡用不竭的境地,他便可以永生不老永不見死了。但事實匯報我們,有錢的人一點不比窮人活得更長,有些有錢的人死得比沒有錢的人更早更苦更可憐。款子不能買生命,款子絕對不能買生命。
 
  平安也不是用款子可以買到的。我們的俗語說,"平安等于福"。人們都喜愛平安,尋求平安,但有幾小我私家真得著了平安呢?有幾小我私家家庭中洽洽融融,沒有爭吵,沒有口角,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比翼雙飛呢?有幾小我私家在社會中與人同處沒有斗嘴,沒有糾紛;相互親愛,互相體恤,過著幸福的日子呢?有幾小我私家心中沒有惱恨妒忌,口中不出怨天尤人的話,與人同處往來,不害人也不怕人害,清夜自思,沒有驚駭,沒有憂愁,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糊口活著界上心安理得,住茅舍穩,嚼菜根香呢?有幾小我私家家庭中有平安?有幾小我私家糊口中有平安?有幾小我私家心靈中有平安?世界上有款子的人不少;有財富的人不少,有本事的人不少,有學識的人不少;有職位的人有一些,有勢力的人有一些,有聲望的人也有一些,但有平安的人卻寥寥無幾。不是有很多人銀行中的存款可以用天文學的數字計較,可是一點沒有平安嗎?不是有很多人財富多到境界無法測量,衡宇連本身都記不清有幾多間,可是一點沒有平安嗎?不是有很多人可以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可是沒有一點平安嗎?不是有很多人洞悉人情,明曉事理,學識富厚,履歷富裕,可是沒有一點平安嗎?不是有很多居高位,拿大權;氣吞江山,不行一世,但從來不知道平安是什么滋味嗎?不是有很多人受群眾的擁戴,得萬人的愛崇,但從來沒有找到過平安嗎?家庭中沒有平安就夠苦的了,糊口中沒有平安更苦,最苦的是心靈中沒有平安。人們因為心中沒有平安感受疾苦,也曾想出很多要領去麻醉本身。他們稍有一點余暇便去伙伴侶聊天,伙伴侶打賭,或是流連在娛樂場合,看影戲;聽戲劇,或是飲酒縱欲,放浪形骸。很多人明知道作這事與身心網無裨益,但他們卻認為這些是消憂解悶的良方,借此他們可以健忘他們心靈中的不服安。固然他們也知道這種掩耳盜鈴的步伐并沒有用處,但除此以外也實在沒有什么更好的要領可以清除本身心中的不服安。假如款子可以或許買得平安,他們早已付極大的價格去買了。
 
  尚有一樣款子不能買的對象就是喜樂。喜樂是人人戀慕的追求的,但它卻是極可貴的,固然人們用盡了要領要得喜樂,但他們卻老是遭到了失望。他們發明他們所用的要領都是無效。固然有時他們所用的要領好像也有少許的用處,他們有時也得著少許的喜樂,使他們以為慰情聊勝于無,但不久明日黃花,他們所得的那一點喜樂不單丟掉得干清潔凈,并且他們感受得比以前越發疾苦,越發干渴。約幾個伴侶吃用飯,喝喝酒,打打牌;跳跳舞,聽聽戲,看看影戲,何嘗不能使人快樂片時?用飯喝酒的時候快樂無比,打牌跳舞的時候歡欣鼓舞;聽戲看影戲的時候自得洋洋,但享受完畢今后,心中又是什么滋味呢?是不是以為這些事都如同嚼蠟那樣沒有滋味?人們要借著這些對象去尋求喜樂,正象一小我私家在口中干渴到頂點的時候去喝一杯咸菜湯一樣,喝到口中的時候涼冰冰的不單不能使他那干燥的喉嚨得著半晌的舒暢,而半小時今后,他的干渴惆悵卻比不曾喝以前增加了幾多倍。從外境而來的喜樂完全跟著外境而轉移。有款子的時候就喜樂,財富歸了別人喜樂便也歸了別人。家人都團聚的時候就喜樂,家人分手的時候喜樂便也分手了。吃好飯穿美衣的時候就喜樂,吃粗飯穿破衣服的時候喜樂也就消失了。后世繞膝的時候就喜樂,后世夭亡的時候喜樂也跟著后世一同夭亡了。康健的時候就喜樂,康健破壞的時候喜樂便也連帶著破壞了。俗語說,"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又說"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朝夕禍福"。本年錦衣美食,高車駟馬,來歲也許就饑腸轆轆,鶉衣百結。本年大權獨攬,浩浩蕩蕩,來歲也許會窮途潦倒;仰人鼻息。本年后世繞膝,闔家團聚,來歲也許會形單影只,孑然一身。本年精力爽快;身體健強,來歲也許會臥病床榻,輾轉呻吟。本年為朱紫的座上客,來歲也許會作仇敵的囚徒。本年為天之驕子,來歲也許成了人間的可憐蟲。"我見幾家人貧了富,幾家富了又還貧"。白云蒼狗,世態萬變。一小我私家心中假如沒有內里的真喜樂,只是從精采的情況富厚的享受里得一點外面的喜樂,那真是可憐萬分了。外面的喜樂可以用款子買,內里的真喜樂卻是款子所絕對買不到的。
 
  瞥見了嗎?生命、平安與喜樂,這三樣最名貴最重要,人生最不行少的對象都是款子所不能買的。我們還認可"款子萬能"那一句夢囈嗎?我們還拿款子當神去崇敬嗎?我們還那樣熱烈地追逐款子嗎?我們還迷信"有錢能使鬼推磨"嗎?那些沒有前程沒有志氣鄙俚下賤的鬼也許肯因為你有錢去給你推磨,但他們給你推出來的卻沒有可吃的好對象,只是一些苦痛愁煩禍害災殃罷了。我們不否定款子能買到很多對象,但我們卻不能認可款子能買到一切的對象,我們更基礎阻擋"款子萬能"這一句蒙昧的夢囈。我們清楚地指出了人們所最需要的三種對象,都是款子不能買到的。這不敷能證明款子不是萬能的嗎?
 
  生命、平安與喜樂這三種人生所不行缺少的法寶是款子所不能買的,我們已經證明白。但這三樣對象有沒有要領獲得呢?它們既是人生最需要的,我們決不能不尋求,決不能不設法去得。我們決不肯意再度這種困苦可憐的人生。我們要開始尋覓這三種法寶。無論出幾多力氣,費幾多年華,跑幾多路途,流幾多血汗,冒幾多危險,付幾多價錢;我們都要去尋覓,直到尋覓著方肯罷休。好了!好了!不消著力氣,不消費年華,不消跑遠路,不消流血汗,不消冒危險,不消付價錢,我們此刻可以很省事的得著這三種法寶,正如俗語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時光"。因為有一位能把這三種對象送給我們。祂--只有祂--有這三種法寶,并且祂能送給我們,祂也樂意送給我們,祂更早已在哪里等待我們來接管了。這位畢竟是誰呢?我在這里要鄭重地答復說,這位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耶穌。
 
  此刻讓我們聽祂所說的話--
 
  "盜賊來,無非要盜竊、殺害、破壞;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厚"(約10∶10)。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賞給你們:我所賜的不象世人所賜的。你們心里不要憂愁,也不要膽寒"(約14∶27)。
 
  "你們此刻也是憂愁;但我要再見你們,你們的心就喜樂了,這喜樂也沒有人能奪去。……歷來你們沒有奉我的名求什么;如今你們求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意"(約16∶22-24)。
 
  生命、平安與喜樂這三樣極名貴為人人所最需要的對象,用幾多款子也不能買到的,這位稱為基督的耶穌都能賞給我們。"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厚"。"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賞給你們"。"但我要再見你們,你們的心就喜樂了,這喜樂也沒有人能奪去"。"如今你們求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意"。這不都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嗎?這不都正是用幾多錢也買不到的嗎?從古至今,東方和西方,有誰說過這樣的話呢?有誰能說敢說這樣的話呢?有誰說了這話能使人篤信不疑呢?大宗教家說過這話敢說這話嗎?大科學家說過這話敢說這話嗎?大哲學家說過這話敢說這話嗎?大政治家說過這話敢說這話嗎?任何人所不曾說過也不敢說的話,耶穌基督說了,并且有那樣多的人信祂所說的話,他們也真因此得了祂所賜的生命平安與喜樂,這不是一件驚人的奇事嗎?
 
  從耶穌活著上講道一直到今天,這一千九百多年之久,全世界有無數的人因著信祂在人生中有了奇異的改變;鄙俚污穢到頂點的人因著信祂有了一種圣潔尊高的糊口;兇暴象虎狼的人因著信祂變得象綿羊一樣的馴良;脆弱不振的人因著信祂成為萬人無敵的勇士;灰心失望的人因著信祂心中布滿了樂觀和但愿;利欲熏心的人因著信祂肯為人處事舍己;怕死貪生的人因著信祂能慷慨成仁,從容捐軀,視死如歸。哪一小我私家書祂,哪一小我私家的人生就有奇異的改變;哪一個家庭信祂,哪一個家庭就與以前大不溝通。固然有很多剛愎硬心愛暗惡光的人進攻祂,阻擋祂,辱罵祂,誣蔑祂,但事實勝于雄辯,很多人因著信祂,人生便有了奇異的改變,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任何人不可否定的。
 
    固然也有很多人口中認可他們是基督徒,但人生卻與其他的人沒有別離,那是因為他們并沒有真心信基督。他們作基督徒不是盲聽盲從,即是別有希圖。有些人作基督徒不是真信基督,乃是但愿從教會或信主的人得些款子的扶助。有些人作基督徒不是真信基督,乃是因為他們的上司或主人是熱心的基督徒,他們為了討上司或主人的歡心,為固定本身的土地,為保全本身的飯碗,便裝模作樣地假充基督徒。有些人作基督徒是為謀職業,有些人作基督徒是為求婚姻;尚有些人作基督徒是想操作基督,操作教會。別的有一些人信基督連他們本身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不外是跟著他們的怙恃,陪著他們的親友,伴著他們的愛人,游戲人間,隨便玩玩罷了。你假如想在這班人身上瞥見基督的救恩,基督的大能,和基督所給人的生命平安與喜樂,那豈不象穿上潛水衣沉到海底要從那些海螺海葵海馬水母和那些深水中的群魚身上去研究飛鳥遨游在空中的道理一樣好笑嗎?我在上面所說那些因信基督而有了奇異的改變的人,是那些真實信了基督的人,不是那些盲聽盲從和那些別有希圖的人。不幸很多未信基督的人所碰見的不是那些真實信了基督人生有了改變的人,乃是那些有名無實的基督徒。他們因為在這些有名無實的基督徒身上看不見基督的本領,便以為信基督與不信基督并沒有多大的別離。假如他們瞥見了一些因信基督而人生有了改變的人,他們便知道基督的本領是何等浩蕩,基督的應許是何等真確了。
 
  是,基督能給我們生命。我們一信祂便開始有了這種新的生命。就是因著有了這種新生命,人生才有了改變,并且這種生命是永遠的生命。有了這種生命的人便再不能死。固然他們的身體也能因疾病衰老或意外的變故而滅亡,但那并不是死,乃是睡眠,因為未來有一天他們要復生,并且當時要得著一個榮耀不死的身體,永遠與主同在。我們就是因為有這種生命,這個但愿,所以不灰心,不失望,不貪慕名利,不害怕滅亡。我們就是因為有這種生命,這個但愿,所以不再"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也不再"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了。人生最費解并且是不能辦理的問題就是存亡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能辦理,人生便沒有快樂,沒有但愿,沒有慰藉,沒有方針。這個問題不能辦理,人生若不流于放浪形骸,即是流于灰心厭世。感激神,這個不能辦理的困難,基督已經為我們辦理了。祂來到世間就是要為我們辦理這個困難。祂被釘在十字架上就要為我們辦理這個困難,人類所以有死就是因為人類有罪,祂因為要拯救我們離開死,所以便在十字架上繼續了我們的罪,"祂被掛在木頭上,親身繼續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祂受的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彼前2∶24)因此有福音傳給我們說,"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里乃是長生"(羅6∶23)。
 
  基督不單給了我們生命,并且也給我們平安。我們所以得不著平安就是因為我們多年與神距離。平安是從平安的神哪里來的。圣經中提到神有很多差異的稱謂,中有一個就是"平安的神"。與神連系便有平安,與神距離便沒有平安。一小我私家親近神,那小我私家就有平安。一家人親近神,那一家便有平安。一國人親近神,那一國便有平安。惋惜,世上全體的人類都因著罪與神距離了,所以全世界的人便都享受不著平安,而陷入疾苦的深淵。煩惱疾苦,擾攘不安,不單布滿了世界,也布滿了大師的心中。圣經頂用翻滾的海作比喻來形容犯法的人的人生,實在是最適宜無比的。"惟獨惡人好象翻滾的海,不得安靜,個中的水常涌出污穢和淤泥來。我的神說,惡人必不得平安"(賽57∶20-21)。我們試舉目寓目今天的世界,無論政治、軍事、經濟、民生,哪一方面不象翻滾的海?再看小我私家的家庭、人生、心境,又有幾小我私家不象翻滾的海?沒有平安,沒有幸福,所有的只是欺騙、貪婪、兇殺、淫亂、妒忌、惱恨、暴虐、強暴、打斗、爭競、盜竊、擄奪。取來日報看看上面的新聞,進到社會里調查一下個中的近況,到一小我私家的家庭中住上十天或半月,同一小我私家談談他的心境和感觸,你便知道整個世界是一個翻滾的大海,一個家庭和小我私家是一個翻滾的小海。海雖有巨細的差異,翻滾的景象卻沒有兩樣。這個翻滾的海只有耶穌能使它安靜。只有祂能賞給人平安,賞給人那從平安的神而來的平安,因為祂在十字架上成績了僻靜,把我們領到神的眼前。除了信祂以外,沒有此外要領能得著真的平安。
 
  真正的喜樂也是從基督來的。從情況而來的喜樂,情況變了,喜樂也跟著變了。從人而來的喜樂,人離棄了你,喜樂便也離棄了你。惟獨從基督哪里所來的喜樂完全是內里的,它不受外境的影響,也不跟著人變遷。有了這種喜樂,無論在什么情況中老是一樣,充足當然喜樂,貧窮也照樣喜樂。處尊貴當然喜樂,處猥賤也照樣喜樂。康健的時候當然喜樂,抱病的時候還能喜樂。與家人親友歡聚一堂的時候當然喜樂,踽踽獨行形單影只的時候還能喜樂。一年四季,有暖和的時候,也有嚴寒的時候。你不能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暖和,但你卻能在冬天閉緊了你住房的窗和門,在屋內燃起火爐來。假如你的屋子里有了燃著的火爐,任憑外面的氣候如何嚴寒,你也不會感受不舒適了。照樣,人生的遭際也是有好有壞,有苦有甜;有時春景妖冶,鶯啼燕語,有時冬風砭骨,冷雨凄凄;有時山清水秀,綠茵如錦,有時虎豹叫號,各處波折;有時日光朗照,碧天如洗;有時濃云似墨,閃電交集;有時所打仗的人個個順心,有時所遭遇的事件件拂意。但假如你內里有了基督所賜的喜樂,你便不怕這一切惡劣的情況。這一切不幸的事臨到你的時候,也絲絕不能影響你心中的喜樂,正象你的房子里燃著了爐火,便不再怕外面嚴寒的天氣一樣。你不能使一年中的天氣總不嚴寒,但你卻能使你住的房子里的溫度總不低落。你不能使你所遭遇的事樣樣順利,但你卻能使你內里常有富裕的喜樂。這種富裕的喜樂即是基督賞給我們的幾樣無價之寶中間的一樣。這種喜樂是"沒有人能奪去"的。
 
  瞥見了嗎?款子所不能買的這三樣法寶,基督耶穌能賞給我們。因為祂已經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并且祂已經復生升到天上,坐在天上的神右邊,等待拯救一切懇切改過信靠祂的人。祂時刻籌備著要把這三樣法寶賞給尋求祂的人。伴侶,假如你感受有這種需要,你愿意得著生命平安與喜樂,就請你今天急速來信靠祂,求告祂,不久你便能證實我今天對你所講的是千真萬確的真理,是能救你的福音,是"關乎萬民的大喜的信息"。
 
  親愛的伴侶,你以前所受的疾苦還不足多嗎?你此刻的糊口還不足失望嗎?你所遭遇的沖擊禍害還不足嚴重嗎?茫茫大地,那邊是你安身之處?蕓蕓眾生,有誰為你帶來幸福?你沒有款子的時候誠然是苦,但當你得了款子今后,你又何嘗得過快樂?你以前一切苦痛的履歷還不能使你覺悟嗎?你還要繼承著度那種醉生夢死的日子嗎?這里顯著放著到達幸福的階梯你還不走嗎?神把人意想不到的長處都擺在我們眼前,號召我們接管,你還不接管嗎?你果然要自暴自棄一直到底嗎?你必然要作一個愚人中最愚的人嗎?覺悟吧,趕早覺悟吧!回來吧,快些回來吧!人類的救主耶穌基督把一切都預備好了,只等你來信靠祂,歸向祂,這一切的福氣便完全歸給你。我勸你再不要遲疑,再不要彷徨,再不要張望,再不要躊躇,就在今天來接管祂預備要賞給你的恩澤。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062572.tw/wenzhangxinshang/2020/0611/251.html